得分仙魔大红楼第五百三十三章女儿心香火为大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6

仙魔大红楼 第五百三十三章 女儿心,香火为大

“爷,您衣锦还乡,今个要见外人呢。”

听见这句话,宝玉的鼻子发酸,差点流下泪来。

晴雯向来是个没规矩的,他从个‘无能第一’到子爵、侯爵,地位再高也不管事,晴雯还是有胆子和他顶嘴,但有了事情,晴雯又最向着他。

当然,屋里人都是向着他的,但就以晴雯的性子最直接,她不会藏着掖着……

“孙思邈,你再不来,我就收了给你的破空飞舟!”

宝玉拉了脸子一吼,孙思邈就推门进来,他还想打趣宝玉,看见晴雯,一张笑嘻嘻的老脸就黑成一片……

“想破了妖将的槛失败了,没事,休养段日子就好,怎么又感染了风寒?然后,还强行耗尽了妖气,病劳入骨……”

孙思邈叭叭的骂,他是医者父母心,也不管宝玉给他了专门的破空飞舟行医济世,扯着胡子要骂。

宝玉只是低着头听,等孙思邈骂完了,抬起头,笑吟吟的问:“能救?”

“要是不能救,你还不拆了老头子的老骨头?”

孙思邈见宝玉的笑容里藏着要找人出气的味道,捋着胡子笑:“一百万两银子,光是上好的药材就得这个价,诊费另算。”

“能救就行,大周有的随便用,没有的我去别的地方找来,总归往最好的方面救。”

宝玉笑了,扯过孙思邈说了会话,又‘凶’了晴雯、袭人,这才自个出去……

“主子!”

金钗彩衣娘在外面等,看见宝玉出来,连忙行了个万福。

宝玉抬了抬手,压低了声音道:“安排几个机灵的护着袭人,她的哥哥、嫂嫂,你找由头扔边关两年,好好的折腾一下,不死就行。”

说完,宝玉抬脚要走,突然停了一下,头也不回的道:“多准备几个人手,该看顾谁你心里有数。”

“属下明白。”

金钗彩衣娘做了那么多年的千里狐大统领,当然心里有数,她连忙回了千里狐在金陵的驻地,提拔机灵的,要看顾宝玉的亲近人。

晴雯出事可以说是灯下黑,但是下一次,她可能也担待不起……

宝玉回了大观楼,见林妹妹不在,神念一扫,忍不住挑起了一丝笑。

他从大观楼出去,要去看活过来的吟哥儿,两人通红了眼睛的事情不用多说,男人间,从来不需要表达太多……

“不错,比以前壮实了。”

宝玉把胳膊抬高,拍了拍乐阳吟的肩膀。

乐阳吟身高接近两米,以前是那种壮硕如牛的味道,他本来就是一只青牛,而这些问题的探讨对于民族润滑油技术改革创新将具有更加重要的指导意义。现在肌肉柔和了许多,却拥有很强的爆发感,感觉,有点辛飞澜的那种‘神’体型。

乐阳吟憨憨的咧嘴笑,鼓起肌肉道:“有万载青木做躯体,我直接有了四灵妖将的实力,可惜,还是跟不上二爷。”

“不错了,论起来真正的实力,都赶上普通的封号妖将了。”

宝玉很满意,能活着,活过来就好,实力可以慢慢提升。

他看了看乐阳吟如今两米的身高,有点可惜给水勿语的夸父大甲了,他可以不要脸的把宝贝收回来,但是,很显然,水勿语不会把吃进嘴的好处吐出来给他。

宝玉和乐阳吟喝酒吃菜,因为晚上的接风宴,他们都没喝太多,三分醺就去安国楼的池子里泡澡……

池子里水雾氤氲,略烫的热水湿润了皮肤,也促进了血脉的循环,旁边还有各时节的瓜果榨成的果汁,宝玉觉得,自己可以在这里悠闲一个下午。

可是这时候,旁边发出嘭的一声大响,有东西撞破了墙壁,在池子里砸出了大片的水花。

冷风呼呼的嗖进来,让人的皮肤发麻……

“方思民!你给老子跑啊!给老子再跑啊!”

步常仃如光似电的冲了进来,一把拽起来掉池子里的东西,他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抬起手里的光秃秃的脑袋,掰过来,也扯着这张脸给宝玉笑了一次。

宝玉狠狠的一捋嘴巴,劝道:“差不多就行了,思民兄也不是故意的。”

“我也没想他怎么样,就是让他给我夫人道歉而已,他跑?这个混账东西,现在他可打不过我!”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

方思民的话还没有说完,墙壁的破口就又走进来一个人,薛道衡阴测测的笑:“没错啊常仃兄,他就是看光了尊夫人的身子嘛,道歉就成了,您想啊,他看光了尊夫人的身子,不也没做别的事情嘛。”

“薛道衡,你落井下石!”

方思民尖叫起来。

宝玉很无奈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薛道衡是彻头彻尾的文人,打心眼里和方思民不太对付,火上加油又煽风点火的,就是想步常仃把方思民给折腾了。

想起来在南宁国薛道衡就提起这事,宝玉狠狠的瞪了薛道衡一眼,拍板道:“道歉就行,咱们到此为止。常仃兄,方思民不是故意的,而且那时候,你还不认识雪千寻呢。”

“好,跟我去道歉!”

步常仃提着方思民的光头起来。

方思民一脸的不情愿,不过,体会下自己和步常仃之间的实力差距,他觉得,道歉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他现在只想能自己走路,被人捏着光头提溜着,脸面上拉不下来。

宝玉也觉得不太好看,上前道:“常仃兄,都是自己人,咱们,嗯,让他自己走路吧?”

“好。”步常仃特别干脆。

方思民终于能够双脚着地,感激涕零:“还是宝玉兄明白事理,您放心,要是再有哪个死掉了,思民一样愿意救人。”

“有谁会死掉啊?”

薛道衡阴测测的笑。

坏了!

方思民猛不丁的一愣,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看向宝玉等人,发现宝玉看着他,乐阳吟看着他,步常仃也看着他。

而且看他的眼神,很复杂……

“常仃兄,咱们把话说开,雪千寻也看光了思民兄一次,他们两清。”

宝玉蒸干净身上的水,穿上衣裳,又慢悠悠的往外走……

“所以,道歉也不必了,真的,确实没有那种必要了。”

“宝玉兄……”

方思民觉得天都黑了,转过头,看见步常仃一身的真气大火,佩剑出鞘半截。

“我夫人还看光了你一次?这件事情,我好像没有听说……”

世上的男人、女人,只要是活的,能喘气的,都难免遇见感情上的问题。

方思民和步常仃的事情……嗯,这事不大,自家兄弟,最多揍个三五天的生活不能自理,方思民为了吟哥儿辛苦这么久,也该让王小姐好好的照顾他了。

宝玉是这样想的,没错,他敢拿方思民的六个戒疤发誓……

“心情不好?”

安国楼的顶楼望台,殷无极突然出现在宝玉的身边。

他把手压在栏杆上,仿佛看着远天在笑:“你现在不错了,是儒家的三元骄子,又是威震大周,而且过不了多久,狭人榜的排名也要下来了吧?”

“我现在不想这个。”

宝玉也在看着远空,他的神念在晴雯的房间里一绕,立马和殷无极的神念撞上了。

“你偷看什么?”宝玉冷哼出声。

殷无极跟着笑:“你难道不是偷看?没脚的别笑瘸子。”

“这是我的事情,我看一下怎么了?”

宝玉还是不忿。

“这是我家亲戚的事情!”殷无极振振有词。

两人瞪着眼珠子对视,过了一阵,全都转过头,继续用神念观察致电北京浩新游泳俱乐部得到如此答复。晴雯厢房里的事情。

只见孙思邈已经走了,林黛玉端了袭人煎熬的汤药,一勺勺的喂给晴雯……

“夫人,奴婢受不得这种福分!”

晴雯再泼辣,也不敢让林黛玉伺候汤药,急着要起。

林黛玉把晴雯的脑袋摁在自己的肩膀上,倔着要喂:“你对夫君好,我这个做奶奶的,自然也要对你好……

晴雯,咱们姐妹们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和袭人、麝月都是夫君的通房丫头,夫君年近二十,你们还没能进房,心里怨不怨?”

“当然不怨!”

袭人和晴雯都吓了一跳。

林黛玉摇了摇头,笑道:“你们不怨夫君,怕是怨着妾身呢,这点上妾身冤枉,是夫君倔着不娶。”

她也有点哀怨,摇头道:“妾身是红袖仙子,怕是很难给贾府添香火了,恰好凑这一回事,妾身想给你个名分,夫君现在心疼你呢,肯定不忍心拒绝。”

“奴婢不敢啊,宝钗奶奶,还有白家奶奶都没进房呢,奴婢哪里敢?”

“宝钗啊,她还得等上一阵,袭人也是,现在还得等夫君松口。白妹妹她不得巧,恰好回了青埂峰,不然以她和夫君同患难共生死的交情,也要挨着这一次的机会进门了……

不提她们,晴雯,机会过了可就难有下一次,你要是点头,妾身就凑这几天的工夫,把事情给定下了。”

“全凭奶奶吩咐。”

晴雯迫不及待的说了这句话,按她的性子,也忍不住低头红脸。

林黛玉就吃吃的笑,整个身子都轻松了,好像了了天大的心愿……

“有趣,为了给你传承香火,红袖仙子挺委屈的。”

殷无极要笑话宝玉,转过头,发现宝玉在写着什么东西。2k阅读





滁州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滨州白癜风诊疗医院
开利空调移机服务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