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玄宇宙第九十七章偶遇吴用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玄宇宙 第九十七章 偶遇吴用

第九十七章偶遇吴用

沉入湖中,见那女子并沒有跟下來,雷炎无神的双眼一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细剑传入他身体之中的冰寒气息,早就被他逼出了大半,剩下的那么一点,对他來说,效果微乎其微,甚至还有些让他静下心來的作用,

边上一阵水流涌动,正式那收到他意念信息的土翼,这土翼在水中速度不快,在他的带动之下,飞快的离开原地,來到了一处刚挖出來的通道之中,钻了进去,土翼在后,将通道封住,

一段距离之后,湖水沒有出现,他与土翼湿哒哒的出现在那,

只见他们身体一震,身上的水珠便被震了开來,

“辛苦你了,”他拍了拍土翼,然后循着通道离开,

这通道在一个隐蔽所在,出來之后,他回到了那客栈之中,

刚刚进入房间,便看到朱婻月沉着脸走了过來,

“师父,你怎么,”朱婻月看到他胸口的伤口,穿过了他的身体,心中大骇,原本的那一丝怨气,也是消失无踪,

示意朱婻月别说话,雷炎进入房间之中,低声道:“这点伤势沒什么,过几天就好了,不过这段时间里,最好少出去,不要引人注意,”他交代了一下,见朱婻月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接着道,“其实也沒什么过几天我们就离开,应该不会引人注意,”

他想过了,那男子做了那见不得人的事,又与他交过手,对他的实力,有几分了解,

那白衣女子的剑招虽然凶狠,但是要一剑将他击杀,别说是他了,那男子也决然不会相信,

不过,那人即便知道他还活着,最多也就是派一些心腹出來寻找他的踪迹,并不会大肆宣扬,更不敢让时家的高层发现,

有那么几个推算,他也就放心了,

只要这几天不出去,不引他人注意,凭他这平凡的容貌,应该不会被发现,不过,若是朱婻月被那些人看到的话,估计会被她的容貌吸引,从而查到他的身上,

“好吧,那这几天我就不出去了,”

朱婻月点了点头,要求看一下他的伤口,见这伤口虽然凶险,穿过他的胸口,但是在他刻意掌控之下,仅仅并沒有伤到筋骨,只是穿过了他的肉,这样的伤势,三四天的时间,也就可以消失无踪,到时候便沒有什么特征了,

未來的几天时间里,他与朱婻月一直呆在那客栈之中,并沒有出去,

他养伤的同时,意念扩散开來,也是发现了一些武者,在打探一个胸口受严格控制饲料的营养与卫生品质了重伤的黑衣男子,

……

几天之后,他的伤势不在,身上的衣衫隐入身体之中,套上了一套灰色的衣服,头上,更是带着一个斗笠,脚踩牛皮靴,如同一个行走江湖的侠客一般,

站在窗户前,看着那烟雨湖,他微微一笑,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不过,意念扫视之下,他忽然发现,一个身影飞快的往前飞去,即便是他,也只是感觉到了一股风动,然后那身影便消失在他的感应之中,那种速度,绝非一般的次空级战士能够拥有的,在他的认知之中,只有那么一个人能够办到,

他等在这里,果不其然,半刻钟之后,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房间,

“吴大哥,果然是你,”

不出他所料,这身影正是吴用,

“雷兄弟,刚刚我从这经过感觉有那么一股无形的力量探查了我一下,这种感觉,在这小失落界之中,只有雷兄才能够办到,这不,老哥我特意过來看一下,”

吴用见到是他,也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雷炎扫了那烟雨湖一眼,道:“吴大哥,这烟雨湖虽然美丽但是好像还不值得你亲自跑一趟吧,”

说到这个,吴用摇了摇头,

“我是來这里看一样东西的,不过果然如我所得的消息一样,那东西已经被取走了,”吴用叹了一口气,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

心中的猜想又近了一步,雷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那炼狱一般的存在,应该不是吴大哥的目的,我才,是那血池之中的火种,”

“你……”

吴用心中一惊,看着雷炎换了一身装扮,哦了一声,摇头笑了起來,

半晌,吴永才开口道:“数十年前,我便发现了那个地方,不过当时那火种,刚刚被那人擒來,当时了解了那人的目的之后,我便从暗中推了一下,让那人办了那么一个地方,本想这次过來,便将那火种收走的,不过却是让雷兄弟你先了一步,”

“也罢,看來我与那火种是无缘了,”

说着,吴用无奈一笑,并沒有要与他争夺的样子,

雷炎沉吟了半晌,才问道:“吴大哥,以你无宗的实力,完全可以比那人办的要好,也能更快的让那火种进化成血炎,为什么,不亲自动手了,”

吴用看着雷炎,见他并沒有受到血炎疯狂嗜血的影响,有些怪异,

“你,应该得到了那血炎,为什么沒有被影响到心神呢,”

“这个,”

迟疑了一下,雷炎咳了一下,道:“曾经是被影响过,不过当时都已经渡过來了,这一次自然不会被影响,”见吴用惊讶的目光,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本來我就有一个血炎,不过沒有这一次遇到的那么强就是了,”

“如此一來,这血炎被你拿走,倒也是寻到了正主了,”

吴用再次摇头笑了起來,这一次并沒有那种苦涩的模样,而是一副释然的模样,

“你不觉得可惜,”吴用的反应,让雷炎有些始料未及,

“有什么好可惜的,不是我的,终归不是我的,是我的,发现这火种的人,就应该是我,”吴用站了起來,走到窗前,看着那朦胧盘中呈震荡上行趋势的烟雨湖,

“当初我沒有抢过來自己培养这火种,便是担心这等行为,会有因果报应,便沒有自己出手,这一次那zǐ夜族大举入侵,我也要增强自己的实力,这次來北月星,主要有两件事,第一件已经完成了,第二件便是取走这火种,”

“不过,这第二件事,是与我无缘了,只是,我又发现了一个意外,这个意外发现,雷兄,你应该也感兴趣,”

“什么事,”

“到时候再说,”吴用看向门边,只见那门被朱婻月推开,走了进來,

“师……”

刚刚进入房间,这朱婻月便看到了吴用,身体一顿,心中有所害怕,

“我有那么可怕么,”吴用摊了摊手,对与朱婻月,他还是有那么一丝喜欢的,当然,这种喜欢,与雷炎的有几分相似,更多的是欣赏,

拉过朱婻月,见朱婻月脸色有些难看,便知道这朱婻月想起了她的家人了,不过这种事,与吴用说,又能有什么用了,最多最多,也就是吴用卖他们一个面子,将当初参与行动的人尽数杀死,给朱婻月的家人们报仇,

但是,雷炎自认自己的面子沒有那么大,

别看这吴用对他们彬彬有礼,其实绝大部分是看在那古方神的面子上,他心中有自知之明,

“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要离开,若是相信我,雷兄还是逗留几天吧,到时候,老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了那里,那便明白你老哥我所说的那意外是什么,你们要走,我也绝不拦着,不过雷兄弟,不去看看,你会后悔的,”

“我还有事先告退,三天之后,再见,”

吴用微微一抱拳,雷炎同样抱拳回应,

身体一闪之下,吴用的身体消失在窗口,飞快的离开了他的意念感知范围,

“师父,这个吴用,他说的是什么,”朱婻月见吴用离开,心中好受了许多,拉着雷炎的手臂,开始撒娇,

“我也不知道,不过三天后,一切都能够明白,”雷炎摇了摇头,宠溺的揉了揉朱婻月的长发,叹了一口气,

明知这朱婻月心中的结,他这个做师父的,却束手无策,若是对吴总动手,这吴用即便是对他们动手,古方神那边,也是理亏的一面,

“那,我也要去,”朱婻月早就知道雷炎不打算带自己去,不等他开口,率先撒起娇來,见雷炎欲要开口拒绝,急忙道,“我不管啊,这一次你一定要带我去,不然的话我马上就走,”说着,那双明亮的眼眸上,隐现一层水雾,

脑袋一阵发疼,雷炎急忙擦去那就要滴落的水珠,叹了一口气,道:“可以,不过你一定要跟在我的身边,”

“沒问題,”

朱婻月翻脸极快,马上便露出了笑容,哪里还有之前那种要哭泣的半分模样,

揉了揉额头,雷炎有些无奈,

“师父,你的伤怎么样了,”朱婻月见雷炎面色难看,当下摇晃着他的手臂,讨好的问道,

雷炎沒有回话,意念扩散了开來,感知着四周的情况,并沒有发现有强者存在,那些寻找他的人

,好像已经离开了,

他的伤势已经恢复完全了,边带着朱婻月到处去晃悠,玩的虽然开心,但内心始终记得那吴用给他所说的事,依着这吴用的性情,自然不会和他做无用的事,

能让这吴用重视的,必然是大事,


忻州白癜风专科
七个月宝宝腹泻
白城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