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观察日记第二十七章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兽人观察日记 第二十七章

安晓洁死咬住下唇,脸色煞白,矮下身,躬腰前进,尽管如此,身体还是控制不住打颤。

等强迫自己趴到洞口,探头往下望,冲入视线的巨大高度差猛地使她一阵强烈的晕天眩地,恶心的要吐。

强撑着潦草目测完高度,安晓洁收回皮绳,匍匐后退到心理安全距离才瘫软在地,惨白的脸上满是虚汗。说实话去了一趟后,她真的没有什么信心相信自己能顺利爬下去而不是半途手软掉下去了。安晓洁苍白着脸孔爬起来,在腰上蹭掉手心里的虚汗。

去,或者不去,她都没退路了,即使知道出去找野人的主意挺不靠谱,她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干燥起皮毫无血色的嘴紧紧抿成一线,安晓洁的脸色难看的像鬼,神色却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她做好了最糟糕的心理准备,也许她会死在路上,运气好一点被冻死饿死,运气差的话说不准会被饥饿觅食的野兽吃掉。当然最好的情况就是她找到野人和他一起回来。

攥紧皮绳,安晓洁面色惨白,一步一步往下滑。她手心滑腻,脚底悬空,强迫着不让自己去想自己身在半空的事实。

“啊――”

事情的发展永远出乎人意料,安晓洁想到了开头,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来没有想到最后会是那样仓促到发指的结局。

她竟然是被野人救回来的,就在山崖正下方!

气势汹汹坚定了千万遍的决心去救人,结果摔晕了反被那人救回来……真是一个无比丢脸,崩溃到让人无法直视的事实。

可惜糟糕的不仅如此,更糟糕的是,迎接安晓洁从浑身疼痛的**醒来的,是直线下降的待遇。野人以往就不爱说话,现在更跟个哑巴一样,一巴掌下去闷声打不出个屁。

和野人相处有段时间,安晓洁又是抱了十二万分的用心观察的,现在多多少少能从野人那张面板脸上看出情绪。比如他现在整个人的情绪都很不好,活像欠了他八百辈子的钱似的,看人都是居高临下爱搭不理,嫌她烦了眼刀飞闪的。

安晓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小心缩起脖子躲到一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导致野人心情这么差。

她吃痛地咧嘴,小心避开胳膊上的划伤。她运气真算不错了,摔下去的时候已经爬到一半,底下厚厚的积雪也起了极大的缓冲作用,没缺胳膊少腿的,只一些掉下去时的擦伤,就是有时候动作大了胸口疼。可能摔内伤了,可惜这里没有医生,不知道自己到底摔的怎么样,只能慢慢调理将养。

养伤的日子单调乏味,先前赶路虽然辛苦,至少野人还会对和她搭几个音,现在终于不用赶路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哪里得罪了野人,人对她爱搭不理,气氛反倒不如出发前的要好了。

再一次讪讪缩回被故意忽略的手,安晓洁捂住胸口也小心眼了。她怎么也算美救英雄吧,虽然出师未捷身先死,但好歹也是顶着心理恐惧抱着赴死的决心去帮他的呀!好心被当驴肝肺,连续两天热脸贴冷屁股,拼着一口气不理就不理呗,看谁比得过谁!她气哼哼响应冷战。

如此,偌大的山洞,除了烧火走动做事的声音安静的要死。

更让人生气的是她被气的胸口疼,野人却神经粗壮的没多大受到影响似的,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胃口还好极了,短短三天,原本只剩骨头架子的野人吹气球般整整胖了老大一圈。反观她,不知道是被气着还是其他原因,胸口从开始时不时疼一下到经常性冷不丁的抽疼。安晓洁顾不上生气了,她害怕自己内出血或者哪根骨头断了,束手无策的安晓洁把所有空余的时间都花在休息上,就算睡不着也躺着LG G3也是2K屏的。,希望这样会好的快点,至少让情况不再恶化。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身边的野人离开了被窝,冷风窜进来她瑟缩了一下身体,更往被窝里躲去。等她饿醒了准备吃饭才发现野人真的又一次离开山洞,而且时间不短。

为什么知道?因为野人把这个山洞里的东西都搬空了!她的行李,这段时间以来陆陆续续做的东西,角落的兽皮堆,甚至她睡前脱了放在边上的皮衣都不见了!

安晓洁黑着脸披上兽皮被,四处查看,查看的结果越发使得胸口疼。

整个山洞里,除了最基本的食物、水、柴火和铺盖,野人鬼子进村似的什么都没给留下。还把洞口堵了,难怪几次迷糊醒来总觉得天没亮!

真真是好手段,一点动静都没让她听到!

安晓洁捂着胸口气急。搞不懂野人为什么这样做,防着她逃跑吗?那之前为什么不把洞堵起来?

偏偏这回她是真的没办法了,之前条件好的多的情况下都没安全的到达底下,何况现在什么工具都没有洞口还被堵住,她心理阴影巨大的情况下?要是野人在她吃光食物前还不回来,岂不是要把她活活饿死?!这是野人给她的下马威么?

这一刻,安晓洁感受到了来自野人的深深恶意。

她自认从认清和野人武力上的差距以来,不管私底下藏了多少小心思,一直是秉持“友善相处,抱紧大腿”的理念讨好关心野人,可现在……这感觉跟养了一条白眼狼似的,安晓洁深感前所未有的挫败,拖着步子盘坐回被窝,给火添柴,再从石板上拿肉吃。

她狠狠咬下,恨恨磨牙,去你丫的臭野人!亏她之前还担心他出事爬下去找他,还摔出内伤!真亏大发了!

不过知道野人不太可能真把她饿死,即使被囚禁也不至于太担心难受,该吃吃该睡睡,就是晨昏颠倒的,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

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休息下来,胸口的闷痛倒真轻了些,就是身上乏,总感觉睡不够。安晓洁张嘴大大打了个哈欠,抹掉眼角泛出的泪水,无精打采地清点剩下的饮食量。

肉和柴都不用担心,水快见底了。安晓洁想野人应该快回来了。

说实在的一开始知道野人囚禁她,她确畅游已经成长为国内排名第三、世界排名第十九的大型企业实挺生气的,可这么长时间过去气早消得差不多。她还是希望野人快点回来,就算跟他生气也好,至少不会空荡荡的只听到自己的回音。

寂寞啊,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广州牛皮癣医院
宝宝一直腹泻怎么办
孩子营养不良的表现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